百度地图 - 好搜地图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新闻 > 正文

蒲松龄的落寞你可知?人文新淮剧《纸间留仙》首演

来源:虎跃网 编辑:cn06 时间:2019-05-15

    《纸间留仙》剧照

    东方网记者王永娟5月14日报道:近日,人文新淮剧《纸间留仙》在周信芳艺术空间首演,在演员的唱作演绎中,一个清高、孤愤又有些撕裂的蒲松龄呈现在观众面前,令人唏嘘感叹之余,又不禁对演出的精彩报以热烈掌声。

    《纸间留仙》由上海淮剧团出品。该剧将蒲松龄的真实人生和他笔下塑造的鬼狐故事相互交织,在亦真亦幻中,,展现其孤苦落寞的人生。被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毛时安称为是“一部集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为一体的人文新淮剧”。

    他的困惑和痛苦是历代文人的缩影

    “蒲松龄的身上有着中国历代文人的缩影,有着历代文人的困惑和痛苦。”编剧管燕草在没有构思《纸间留仙》之前,她对于蒲松龄的认识还是十分陌生的。在管燕草想象中,蒲松龄狂放不羁、文情满怀,人生充满浪漫和神秘气息。然而通过一年时间查阅古籍资料后,她才发现他的一生竟是潦倒贫困、屡次落第,只能依靠坐馆教书勉强糊口。“这大大出乎我的意料,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改编他创作的《聊斋志异》的影视剧很多,但着力表现他生平的戏曲作品却至今空白的原因了。”管燕草说。

    蒲松龄没有戏剧元素的现实生活,让管燕草萌生过放弃这个题材创作的念头,然而,蒲松龄身上那种文人刚正执著的风骨却让管燕草难以割舍。“蒲松龄身上有着历代文人的困惑和痛苦。我一次又一次地发现自己在阅读他的小说时,仿佛在和几百年前的他交流对话着,共鸣着。”

    在管燕草看来,蒲松龄是孤、直、痴、狂的,他的不事权贵、宁折不弯,又是非常可贵的,在剧中,她还塑造了蒲松龄的同窗学弟王子放、门生高宏磊,提供了截然不同的文人价值取向,王子放才学虽远不如蒲松龄,但他却巴结权贵、位居知府、锦衣玉食;高宏磊则是一个背信弃义,为了利益毫无原则巴结逢迎的小人。

    现实与精神,两个世界的交织与交锋

    蒲松龄一生致力于科举,却屡试不第,未能光宗耀祖;他倾其终生心血著写《聊斋志异》,又不被现实社会所接纳。是继续走科考之路还是放弃追求功名专心著书?蒲松龄常常被现实世界和精神世界所撕裂。

    为了体现这种矛盾和痛苦,管燕草在剧中设置了“醉归”一场,在这一场中,蒲松龄在落第、醉酒后独自行走在归乡途中,此时,象征着现实世界的蒲松龄父亲蒲槃与象征着精神世界的狐仙同时出现,两者间发生了激烈的冲突,预示着科考与著书在蒲松龄身上的一次大较量。

    而《纸间留仙》中,蒲松龄还与他笔下的狐仙青凤产生纠葛,这也成了现实世界与精神世界交织的看点之一。白天,她是伴随在蒲松龄身边苦读的学生清风,夜晚,她便成了蒲松龄的红颜知己青凤。现实中的蒲松龄十分清贫悲苦,但是文学创作中的蒲松龄则是十分自由潇洒。他对现实世界知识分子自我价值追求的欲望,在鬼狐世界自由理想的寄托构成了他无比强烈的内心矛盾的漩涡,最终,蒲松龄挣脱了现实的桎梏,获得了真正自由的精神家园。

    这种交织与交锋也产生了巨大的艺术张力,让人在唏嘘感叹之余,也为蒲松龄的气节与风骨击节叫好。毛时安就赞叹,“《纸间留仙》讴歌了蒲松龄这个大写的人——面对逆境却坚守信念,率真、执著,一生不事权贵,追求实现自身的人生价值,而这样的人正是中华民族的脊梁!”

    兼具传承与创新 用心打造人文新淮剧

    兼具传承与创新,《纸间留仙》的舞美与唱腔、服道也颇具特色。

    蒲松龄的人性美、作品美、思想美,如何通过唱腔在舞台上得以弘扬、再现?让观众感觉他的品性温厚、正直善良之“美”?

    唱腔设计李学峰让《纸间留仙》保有明快、豪放的音乐基调。在唱腔设计上传承与创新兼有,多半沿引传统曲牌,如“淮调”“十字调”等,又融合了许多民间小调及伴唱、合唱等多种音乐元素。在保有淮剧声腔固有的质朴风貌上,又兼有对海派淮剧舒展、大气品格的展现。

    舞美设计更是一次新的探索,似立体折纸、剪纸等艺术形式的舞美语言极尽中国传统文化的写意之美。似立体折纸又似书册的主视觉,似剪纸一样的疏竹、门楼、座椅,似泼墨画一样的树影、圆月……简洁而富有线条感的舞美,传递出一种深邃、疏朗、写意的境界之美,与剧中亦真亦幻的感觉颇为契合。



虎跃网 www.hooyue.net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2-2018 HOOYUE. 虎跃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HooYu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