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地图 - 好搜地图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搭建实验平台 把脉地震孕育

来源:虎跃网 编辑:cn06 时间:2019-05-15

    

    发布会现场。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郭静原摄

    

    发布会后,应急管理部副部长、中国地震局局长郑国光正与国外专家交流实验场建设经验。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郭静原摄

    

    中国地震科学实验场平面图(资料图片)

    地表发生的一切地学现象几乎都能在地球内部找到答案,然而,固态地球的深部人类至今仍无法进入,只能通过观测捕捉地球“脉动”,以期探寻地震孕育的奥秘。为此,全世界的科学家们正在行动,中国也不例外。

    近日,中国地震局发布了我国地震科学实验场建设一周年以来的情况,这块占地78万亩、横跨川甘交界到云南南部的实验场区域,未来将承担起探索全链条防震减灾科技问题的重任。

    集合野外观测与室内研究

    地下岩石坚硬复杂,深部探测异常艰难。30万公里外的月球探测和海洋最深的马里亚纳海沟探测均已实现,摆在人类面前最棘手的问题便是如何开展地球深部探测,这直接关系到我们认识地震发生、预防地震灾害的重要来源。

    众所周知,我国是一个地震频发的国家,地震多、强度大、分布广、灾害重是我国的基本国情。

    有数据显示,我国大陆年平均发生20次5级以上地震、4次6级以上地震,平均每3年发生2次7级以上地震,,平均每10年发生1次8级以上大地震。本世纪以来全球共发生24次8级以上地震,其中仅有的3次大陆8级以上地震均发生在我国及边邻地区。我国大陆30个省份发生过6级地震、19个省份发生过7级地震、12个省份发生过8级以上地震。

    “随着经济社会快速发展,人口高度聚集、社会财富高度集中,地震灾害的敏感性和易损性越来越高,地震灾害风险更加不容忽视。”应急管理部副部长、中国地震局局长郑国光说。

    地震科学是以观测为基础的科学,地震孕育发生和致灾的过程十分复杂,既需要室内的研究,更需要野外的观测和验证。郑国光表示,建设地震科学实验场,能够集野外观测和室内研究于一体,系统开展科学研究,是地震科学发展面临的新机遇。

    中国地震科学实验场之所以选在川滇地区,中国地震局地震预测研究所所长吴忠良解释称,这是因为川滇地区位于欧亚板块与印度板块互相碰撞挤压强烈变形地区,地质构造复杂,既有板缘地震,也有板内地震;同时,该区域的地震很活跃,由于当地位于南北地震带南段,历史上5级、6级、7级、8级地震均有发生;此外,川滇地区地震灾害严重,本世纪以来地震伤亡人数超过全国地震伤亡总人数的98%,具有长期的观测资料积累,是开展地震科学实验的理想场所。

    “然而,地震发生的位置很难琢磨,且一次地震发生所能波及的范围,小则几公里,大则几百公里,为了完整、准确地监测到地震发生时的各类影响变化,这个‘实验室’的尺度就一定要足够大。这正是中国地震科学实验场范围如此划定的原因。”吴忠良说。

    中国地震局第二监测中心党委书记杜瑞林则把实验场项目比作“撒网捞鱼”,“各路人马集中到实验场,探索地震研究的新思路和新方法。我们在这个区域集中监测和开展地震野外实验,正是用实验场这个‘大网’来捞地震这条难以捉摸的‘鱼’,网眼做得密些,也就更容易捕获成果。”

    探索全链条防震减灾问题

    实际上,世界发达国家对于科学实验场的建设早有布局,美国南加州地震中心(SCEC)、日本东海地震预测实验场等国际先进实验场都已实现较为成熟的地震观测和实验。那么,我们为什么不利用国外现成的实验场数据,而是选择新建呢?

    “我国地震多属于大陆板块内部的地震,它的活动规律有其特殊性,难以把握,对地震科技工作者来说,提出了更为严峻的挑战,因为这是我们借鉴不来的。”郑国光形象地比喻道,不同于其他多地震国家,譬如日本、美国等都是几大板块之间的地震,他们所要应付的是“阵地战”,而我们要面对的则是“游击战”。

    为此,中国地震科学实验场充分借鉴前苏联、美国、日本、土耳其等国内外各类地震实验场建设经验,在科学内容上,既注重地震孕育发生规律探索,又考虑工程抗震应用,是世界首个研究“从地震破裂过程到工程结构响应”全链条的地震科学实验场;在研究对象上,是国际上现今唯一针对大陆型强震进行系统研究的地震科学实验场。



虎跃网 www.hooyue.net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2-2018 HOOYUE. 虎跃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HooYu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