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地图 - 好搜地图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新闻 > 正文

这里有最好的科研土壤

来源:虎跃网 编辑:cn06 时间:2019-08-10

    这里有最好的科研土壤

    ——中国科学院神经科学研究所二十年创新路(上)

    光明日报记者 颜维琦

    30岁这年,刘真成为中国科学院神经科学研究所一名研究组组长。

    建立自己的研究组,这是做科研的年轻人梦寐以求的。刘真自己也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2018年,世界首例体细胞克隆猴在中科院神经所诞生的消息发布,这是当年全球科学界最引人瞩目的进展之一。这一重大突破的背后是一支年轻的“土博士”团队,刘真是其中一员。

    刘真的脱颖而出得益于中科院神经所创新的机制体制。多年跟踪采访中科院神经所,记者发现,在这里,最好的科研土壤正在积淀。二十载求索,探路科研体制改革,这个年轻的研究所正向着成为世界顶尖科研机构的理想迈进。瞄准世界科技前沿,一支精干高效的攻关团队正奋勇前行,力争以基础科研的重大突破,引领带动战略产业升级,为建设创新型国家和建设世界科技强国作出贡献。

    要成长的“里子”,而不要人才的“帽子”

    2010年,刘真从山东师范大学考入中科院神经所攻读硕士学位,加入导师孙强主持的猕猴平台。2016年,刘真博士毕业,已经在国际顶级学术杂志《自然》(Nature)上发表了关于自闭症转基因猴的研究论文。以他博士期间的学术成绩,申请国外顶级实验室完全没有问题。刘真最终还是决定留下来,在所里继续做博士后研究。

    到一个好的国外实验室当博士后深造,出一两篇好文章之后,申请回国做“青年千人”——这是生命科学领域大多数博士毕业后理想的成长轨迹。而且有了人才的“帽子”后,研究经费的支持、安家落户的优惠政策等等才能跟着来。但选择出国,多半没法继续“克隆猴制作”这样的项目,只能换方向做“短、平、快”的项目。

    刘真留下来的目的是继续从事脑疾病模型猴的制作工作。他知道,这是眼下中科院神经所重点布局的突破方向,他渴望投身其中。绝大多数脑疾病之所以不能有效治疗,主要原因之一是目前研发药物通用的小鼠模型和人类相差甚远,研发出的药物在人体检测时大都无效或有副作用。疾病模型猴的制作将为脑疾病的机理研究、干预、诊治带来前所未有的光明前景。

    中科院院士、神经所所长蒲慕明的判断也让刘真坚信:只有突破非人灵长类体细胞克隆技术,才能真正解决猕猴作为实验动物面临的一系列短板,建立起中国脑科学研究的竞争优势,成为国际领跑者。

    “国内的科研条件已不同以往,国家对人才培养也更加重视,在国内做出越来越多世界领先的成果是必然趋势。”刘真说,“在我看来,没有哪个地方能比神经所为我提供更好的机会和支持。”

    “对于一名放弃出国留学,愿意留在国内对重大科学难题发起挑战的青年科研人才,如果挑战失败,我们能否正确评价他的能力,并让他依然拥有良好的发展前途?”当孙强带领以刘真为主的团队经历无数次失败,获得全球首例体细胞克隆猴的重大突破后,蒲慕明提出了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2018年7月,克隆猴诞生8个多月后,刘真在中科院神经所的博士后工作只做了一年就提前出站,被正式聘任为研究员,成为神经所的一名研究组组长。

    独立组队一年来,刘真获得了和所里其他研究员相同的科研启动经费和运行经费,他的实验室有130平方米,配备5名员工,每年招1到2个学生。“这对一个刚刚起步的研究组来说,已经足够了。”刘真说,他打算用3到5年时间完成体细胞克隆猴技术的优化和效率的提升,同时有步骤地开启一些感兴趣的课题,比如灵长类青春期启动的神经生物学机制。

    刘真的成长轨迹只是神经所不走寻常路、创新体制机制的案例之一。

    靠本事说话,而不是靠头衔说话

    “神经所招收研究组长,只看有没有好的工作,不看是否有留学经历。”在刘真犹豫要不要出国时,蒲慕明的一句话打消了他的顾虑。

    这不是“破格”,而是神经所多年坚持构建的以实绩为中心的人才使用和评价体系。

    1998年,党中央、国务院作出建设国家创新体系的重大决策,决定由中科院开展知识创新工程试点。作为试点项目的重要战略部署之一,中科院于1999年11月成立神经科学研究所,蒲慕明出任所长。当时的情形可以称得上“临危受命”,蒲慕明也由此成为中科院第一位外籍所长。



虎跃网 www.hooyue.net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2-2018 HOOYUE. 虎跃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HooYu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