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地图 - 好搜地图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新闻 > 正文

中国首批水下考古队员崔勇:发掘沉埋水下的“时间胶囊”

来源:虎跃网 编辑:cn06 时间:2019-11-07

    30年考古发掘“南海I号” 见证中国水下考古从无到有、领先世界

    崔勇

    崔勇

    崔勇获得的荣誉证书。

    崔勇是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今年57岁的他是中国首批水下考古队员之一。32年间,和他同一批的水下考古人员都已经陆续退休了,唯独他还坚持在考古第一线,至今他依旧坚持亲自下水。

    “我一年下水的次数比很多年轻人都多。因为只有自己亲眼所见才是第一手资料,和别人跟你描述的不一样。”崔勇说,水下考古人员在我国一共有160多位,目前在一线工作的可能不足100人。

    2019年10月19日,中国考古学会水下考古专业委员会成立,崔勇是来自广东的唯一一位副主任委员。32年间,崔勇发掘了众多水下文化遗存,见证了中国水下考古从无到有、领先世界的过程。

    近日,崔勇向本报记者讲述了自己从事水下考古30多年的故事。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肖欢欢 实习生徐紫棋

    崔勇很忙,基本上一天到晚都在发掘现场,他的朋友圈中有很多他背着氧气瓶下海的照片。

    在崔勇看来,中国水下考古的发展有几分偶然因素。他回忆说,1987年,英国一家打捞公司通过阿姆斯特丹一家海事博物馆的资料,发现有一条叫莱茵堡号的沉船沉没在广东的阳江和台山海域。他们对这一带地形不熟,需要与中国政府合作进行打捞。一抓斗下去,抓上来247件器物,有瓷器,还有一条1.72米长的大金腰带。这条船就是后来闻名世界的“南海I号”。要把沉船打捞起来,必须组建一支自己的水下考古队伍,于是国家博物馆就成立了水下考古研究中心,召集一批人去学水下考古。“我当时比较年轻,对这个比较感兴趣,经过培训,成了中国最早的一批水下考古人员。”

    崔勇回忆说,上世纪80年代末,虽然已经知道“南海I号”的位置,但按照当时的技术,根本不具备考古发掘的条件。“风浪比较大,水下能见度极低,无法作业。”

    “南海I号”:

    30年树立水下考古典范

    2001年,崔勇和团队正式启动了“南海I号”的水下考古工作。

    他回忆说,30年前的水下打捞技术寒碜得很。水下对沉船的定位就是第一道难关。“很多时候,我们花了好多天刚刚把海底的淤泥抽干了,第二天去一看,傻眼了,台风一吹,就又把泥坑填上了。甚至连一开始施工的地方都找不到了。也就是说之前白干了,只好第二年海况好的时候再开工。”当时天津有个水科所,技术比较高。最后通过他们一次性把沉箱放置成功,沉船打捞的同时,岸上还在建一个博物馆。“这是一个冒险的方案,因为如果我们打捞不起来沉船,这个博物馆就白建了。”2007年,考古人员顺利打捞起沉箱,并把它运进博物馆,然后开始考古发掘工作。“南海I号”的考古发掘工作到现在还在进行中。“1987年被首次发现,2007年整体打捞上来,进行考古发掘工作,花了整整30年的时间,为中国水下考古树立了一个典范。这30多年来,中国的水下考古工作从零起步,如今迈入世界领先行列。”说起“南海I号”,崔勇就像谈论自己的孩子一般,十分兴奋。

    直到后来,崔勇才发现这种整体打捞方式的好处。“这是世界上第一艘被整体打捞起来的沉船,我们可以对沉船进行非常精细的研究。可以清晰地看到船上共有15个舱,每个舱里的瓷器包括它们是哪个窑口烧制出来的,都看得清清楚楚。我们采集到的考古数据都可以精确到毫米级。这在全世界都是首创。”

    崔勇说,刚开始打捞的时候,考古人员发现一条纯金腰带。当时大家以为这也许是“南海I号”上比较有价值的文物了,但后来,从“南海I号”上发掘出的黄金、饰品,每件几乎都可以论斤计算。直到2019年8月,“南海I号”船舱内文物的清理工作才算完成,沉船中出水文物精品达18万余件,生动展示了宋元时期海上丝绸之路的历史画卷,被考古专家们称为浓缩了宋代生活的“时间胶囊”。这些都为研究中国古代对外关系以及航海贸易路线提供了新的线索或佐证。

    考古意义:

    不在于挖掘多少金银珠宝

    30多年的水下考古经历中,崔勇几乎参与了国内所有重大的水下考古发掘。2007年,他又参与了古船“南澳I号”的发掘。“南海I号”的淤泥有30多米厚,“南澳I号”沉了一半在泥底下,淤泥的厚度也就两三米,下面就到礁石了。所以不能采用沉箱方案。和“南海I号”不同的是,崔勇只是把“南澳I号”船上的器物打捞起来。崔勇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原真性原则,水下文化遗产保护要尽量保持原真性,因为船拆下来之后,就很难再装回去。最终,他和同伴做了一个“金钟罩”将“南澳I号”罩在水底。直到现在,崔勇每年都会到“南澳I号”沉船所在地看一看它,看着它安静地躺在水底,崔勇觉得很欣慰。“出水文物的保护处理也是一个世界性难题。有些水下文物非常脆弱,我们水下考古不是说把所有埋藏在水下的文物和宝贝都要打捞上来。”



虎跃网 www.hooyue.net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2-2018 HOOYUE. 虎跃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HooYue

Top